【党史百年】(5)1924年 第一次国共合作

来源:市直机关工委办公室日期:2021-02-22

1月20日-30日,在孙中山主持下,中国国民党在广州举行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通过了共产党人参加起草的以反帝反封建为主要内容的宣言,实际确立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从而把旧三民主义发展为新三民主义。大会选举有李大钊、谭平山、毛泽东、林伯渠、瞿秋白等十名共产党员为委员和候补委员的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大会的召开标志着第一次国共合作正式形成。

2月7日,全国铁路工人代表大会在北京秘密召开,会上正式成立全国铁路总工会。


5月5日,设立在黄埔的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学员开始入学。6月16日,黄埔军校正式举行开学典礼。孙中山兼任军校总理,廖仲恺任校党代表,蒋介石任校长。周恩来、恽代英、萧楚女、熊雄、聂荣臻等共产党人先后在该校担任政治领导工作以及其他工作。中国共产党还从各地选派党团员和革命青年到军校学习,其中许多人成为军校的骨干。黄埔军校是苏联和中国共产党帮助孙中山建立的训练革命军官的学校,为革命军队培养了大批军官。


7月3日,国共合作举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在广州正式开学。至1926年9月,在共产党人彭湃、毛泽东等相继主持下,广州农讲所连续举办6届,培训700多名农民运动骨干。


7月15日,广州沙面数千工人举行罢工,反对英、法帝国主义“不准中国人自由出入租界”的“新警律”。罢工坚持一个多月,取得胜利。广州工人乘胜组织工团军。

11月,周恩来主持的中共广东区委在取得孙中山同意后,从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中抽调部分党团员担任骨干,组建大元帅大本营铁甲车队。广东区委还从各地调来一批工人、农民、知识青年充当队员。这实际上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最早的一支革命武装。

12月7日,中共中央、青年团中央和共产国际代表联席会上,决定成立“常设性” “享有全权”的中共中央北方局,李大钊任书记、谭平山为副书记。北方局负责直隶、山西、山东、河南、内蒙、满洲等地党的工作。1925年初即撤销。

【成都党史一百年】

1月12日,吴玉章、杨闇公、廖划平等在成都建立中国青年共产党(简称CY,后更名中国YC团)。该党初期与成都社会主义青年团共同组织成都地区的革命活动。下半年,一批川籍青年学生正式建立中国青年共产党在北京的组织,公推川籍老同盟会员刘云门为召集人。1925年1月,吴玉章到北京和中国青年共产党在北京的组织取得联系。不久,吴玉章经赵世炎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经吴玉章安排,北京的中国青年共产党成员应分别争取个别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国青年共产党在北京的组织逐渐停止活动,至1926年自行解体。吴玉章同时致函在川的杨闇公,建议解散成都的中国青年共产党,其成员个别争取加入中国共产党。成都的中国青年共产党负责人傅双吾等反对个别加入共产党,要求集体转党。中共四川党组织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一直到大革命失败后,中国青年共产党及其创办的赤心评论社宣告结束。


3月下旬,王右木领导成都社会主义青年团筹办宣传青年运动的刊物《青年之友》周刊出版。该刊由团员邹进贤、窦勤伯、张霁帆等负责。同时还成立了青年之友社,作为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外围组织。刘愿庵也参加了该社工作。

3月24日,社会主义青年团成都地委改选,张霁帆、黄钦、裴紫琚为执行委员,钟善辅、余泽鸿、刘亚雄为候补委员,张霁帆为委员长。王右木对团的工作做了交代,建议团组织在今后的大发展中,要加强对团员的考查和教育工作,并提出入团细则,经大会通过。至此,王右木只负责党的工作。

4月,王右木在军阀杨森的逼迫下,离开成都去上海、广州,于贵州途中遇害。解放后1952年经中央人民政府发给家属烈士证书。

5月1日,经过充分筹备,由成都劳工联合会、四川省学生联合会、劳动自治会、青年之友社、社会主义研究会等团体联合召集在少城公园举行追悼列宁大会,有数千人参加。原准备会后游行,由于受到军警的干涉终止。军阀杨森下令通辑吴玉章、杨闇公。吴玉章、杨闇公被迫离开成都。成都形势逆转,革命处于低潮。大批团干部和团员如余泽鸿、张霁帆、窦伯勤、黄均尧、邹进贤、裴紫琚等相继离开成都。

11月11日,成都的《川报》被杨森查封。《川报》创刊于1918年,李劼人任社长兼总编辑。该报以反对军阀专制统治,传播和倡导新文化、新思想为宗旨。王光祈根据北京《新青年》《每周评论》《晨钟报》等报刊的最新内容,为《川报》撰写了大量文章和电讯稿,李劼人也亲自撰写时评、杂文和小品,《川报》的发行促进了革命运动的发展。

相关链接:新三民主义


新三民主义,是孙中山生前对其“三民主义”思想作出的最后一个版本的修正,是孙中山晚年联俄联共、扶助和依靠农工的思想体现。


历史意义

孙中山的新三民主义同中国共产党在民主革命阶段的纲领是基本一致的,因而它成为了第一次国共合作的政治基础和大革命时期的旗帜,这是孙中山在开拓完全意义上的近代民族民主革命道路上迈出崭新的一步。

核心思想

民族主义:提出具体反帝斗争要求,认清了国内反动势力和帝国主义的本质及关系,以及对中国革命的危害。孙中山的民族主义的内容演变成排满兴汉→反满贵族→明确反帝斗争。

民权主义:强调国家政权为“一般平民所共有”,即强调它的人民性、群众性。“凡真正反对帝国主义之个人及团体均得享有一切自由及权利。”这样将资产阶级民权政治与反帝民族主义斗争相结合,是一种巨大的进步和飞跃。

民生主义:“中国国民党之民生主义,其最重要之原则不外二者:一曰平均地权,二曰节制资本。”更新解释了“平均地权”,提出了新的方针。“农民之缺乏土地沦为佃户者,国家当给以土地,资其耕作”,即“耕者有其田”,明确反对封建剥削。“节制资本”,“凡本国人及外国人之企业或有独占的实质,或规模过大,为私人之力所不能办者,如银行、铁路、航路之属,由国家经营管理之,使私有资本制度不能操纵国民之生计”,“工人之失业者,国家当为之谋救济之道,尤当为之制定劳工法,以改良工人生活”。民生主义和扶助农工政策紧密地结合起来,推动国民大革命。